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微软成OpenAI剧变最大赢家,全靠纳德拉

时间:11-3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3

微软成OpenAI剧变最大赢家,全靠纳德拉

11月27日消息,本月17日,人工智能初创公司OpenAI陷入了硅谷历史上最混乱的周末。作为该公司最大的投资者,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本应专注于挽救公司的财产。然而,纳德拉的思绪却还停留在板球比赛上。 然而,纳德拉无法全神贯注于印度对阵澳大利亚的板球世界杯决赛,因为他发现自己卷入了另一场比赛,并且需要他采取更多行动。尽管如此,在疯狂的谈判中,纳德拉仍然不断查看比分,并向不那么狂热的同事报告他最喜欢的运动的实时比分。尽管他支持的印度队陷入困境,但他的公司——微软——仍存希望。 对微软最理想结果:奥特曼重返OpenAI担任CEO 萨蒂亚·纳德拉提前几分钟才得知OpenAI董事会即将解雇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的消息,这是他任职以来最疯狂的周末。ChatGPT背后的公司一直在追求900亿美元的估值。鲜有董事会的决定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威胁到如此巨大的价值。 尽管微软斥资100多亿美元,收购了OpenAI  49%的股份,并利用其技术开发新一代软件,承诺彻底改变工作方式,这项投资让微软独自引领人工智能革命的前沿。但微软并没有董事会席位,纳德拉和其他人几乎同时发现他们的投资突然出了问题。 当董事会将矛头指向奥特曼时,他立即向纳德拉求助。在董事会政变发生几个小时后,他们通过电话讨论了奥特曼重返OpenAI或加入微软的可能性。如果奥特曼无法重返OpenAI,这位人工智能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将成为微软的一名员工。 在这个疯狂的周末结束时,奥特曼同意在微软建立全新的人工智能部门,这样他就可以继续与纳德拉合作,并利用微软的计算资源。很快,事情变得明朗起来,数百名研究人员准备随奥特曼一起加入微软。微软为这些工程师准备了所有办公设施,包括LinkedIn的整层办公楼、丰富的云计算资源以及苹果笔记本电脑。微软员工向他们的未来同事保证,他们甚至不必使用微软专用的办公软件Teams。 然而,据了解纳德拉想法的人士称,对微软来说,最理想的结果是奥特曼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通过向OpenAI团队敞开微软的大门,纳德拉增加了奥特曼的筹码,在OpenAI面临多数董事会成员离职之际,奥特曼重新获得了自己的职位。经过紧张的五天谈判,奥特曼成功复职,获得了他想要的东西。奥特曼在一篇确认回归的帖子中特别提到了纳德拉的支持。 微软成大赢家关键:纳德拉与奥特曼的牢固关系 在硅谷最热门的初创企业OpenAI陷入混乱之后,微软如何保住自己的巨额投资,甚至意外成为大赢家呢? 答案很大程度上与纳德拉的管理和领导风格以及他对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的信任有关。斯科特是微软的首席技术官,也是公司人工智能战略的策划者。这两位人物帮助奥特曼恢复了在OpenAI的职位,保护了微软高达130亿美元的投资,并使微软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微软和OpenAI之间的非常规合作关系偶尔也会令人感到尴尬。然而,纳德拉的神来之笔是与奥特曼建立起牢固的关系,这是纳德拉的一大策略之举,让他成为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现年56岁的纳德拉出生并在印度海得拉巴长大。作为一名普通学生,他最大的愿望是上一所三流大学,打打板球,并在银行工作。在未能通过印度最著名大学的入学考试后,纳德拉在马尼帕尔理工学院主修电气工程。根据他2017年的回忆录《Hit Refresh》,自从他十几岁时写了第一行代码以来,他就开始对计算机和软件着迷。 然而,他并不打算离开印度,至少不是特别想离开。事实上,在申请美国研究生院时,纳德拉希望他们会拒绝他。然而,他最终来到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1990年,他接到了太阳微系统公司的聘用电话,搬到加州工作了两年,然后接到了微软位于华盛顿州雷蒙德的电话,这改变了他的生活。他要去微软工作了。 然而,在他的书中,他提到了在面试过程中,他接受了一系列的工程测试和编码场景,其中一个简单的问题让他感到困惑: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一个哭泣的婴儿,你会怎么做?答案似乎很明显:拨打911。然而面试官告诉纳德拉:“你需要些同情心,伙计!如果一个婴儿躺在街上哭,把他抱起来。” 成为微软员工后,纳德拉一直记得这一课。他最初遇到的人之一是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他用一种“非常有表现力的击掌方式”欢迎了他未来的CEO继任者。在公司工作的头几年,纳德拉每周都会带着康柏电脑在全国各地拜访客户,周末还会飞往芝加哥大学进修。 随着在公司中的晋升,纳德拉负责过微软帝国的几个重要业务,如云计算业务Azure和搜索引擎必应。Azure现在是公司整体增长的引擎,甚至微软的股票表现也与其密切相关。在纳德拉任职期间,微软的回报率超过了1100%,而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为215%。尽管必应的表现平平,但其上个财年帮助微软获得了12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 2014年2月,纳德拉担任微软历史上的第三任首席执行官时,他的形象与之前的两位CEO截然不同。比尔·盖茨(Bill Gates)是一个脾气暴躁、喜欢大喊大叫的人,而鲍尔默更像是一个引发公众欢呼的明星。而纳德拉却喜欢以柔风细雨的方式开展业务。 他在感恩节假期写了一份10页长的备忘录,回答了董事会关于他愿景的问题,从而获得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纳德拉解释说,他的首要任务是修复公司的内部文化。他在一次会议上告诉高管,他觉得仅仅发布新产品不是庆祝的理由,微软必须根据人们是否真的喜欢来衡量他们的成功。他在书中写道:“我们需要对我们的客户和他们未表达、未得到满足的需求建立更深层次的同理心。” 家庭生活帮助纳德拉培养了更深层次的同理心。他的长子赞恩(Zain),出生时患有严重的脑瘫,需要特殊照顾。去年,赞恩去世,享年26岁。纳德拉说:“成为一个有特殊需要的儿子的父亲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塑造了今天的我。”他称赞恩是“我们家的喜悦,他的力量和温暖激励着我不断突破科技的极限”。 纳德拉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近十年,员工们知道他的期望。 他是一个认识到自己局限性的领导者,愿意将权力下放给他信任的人。作为高管,他可以友善亲切,但也会在必要时削减开支。一位前高管表示,纳德拉曾威胁解雇表现不佳的员工。另一位前高管回忆说,他尖刻地告诉一名哗众取宠的员工“坐下”。他很少骂人,但在一次与微软高管的会议上,他告诉他们抱怨不是他们的工作。 纳德拉本人也始终坚持不懈地努力工作。一位员工曾陪同纳德拉前往中国,当他凌晨3点忍受着时差的痛苦走进酒店健身房锻炼身体时,却发现纳德拉已经开始工作,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纳德拉也不怕遭受损失,终止那些不起作用的项目。他否决了将必应带到Apple Watch上的努力,称这是浪费时间。曾向纳德拉汇报工作的微软前高管表示:“纳德拉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可以将一项任务简化为最重要的问题,而不会疏远房间里的任何人。” 没有董事会席位,微软OpenAI押注容易受两种情况影响 纳德拉和前任们的区别不仅仅在于他们的言行举止。盖茨是个技术天才,鲍尔默在商业模式方面也非常出色,而纳德拉则是一名工程师。然而,在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纳德拉完成了多笔巨额交易。比如,他以260亿美元收购了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随后又斥资750亿美元收购了游戏开发商动视暴雪。相比之下,他更愿意接受合作的想法。当鲍尔默从一名员工手中抢走iPhone并假装踩在上面时,纳德拉却向竞争对手伸出橄榄枝,在他的第一次重大产品发布会上推出了iPad版的微软Office套件。 此后,他与亚马逊达成了交易,与谷歌达成了微妙的和解,并公开表示微软对于初创企业持开放态度,其中包括OpenAI这样的初创公司。 纳德拉和奥特曼的兄弟情谊始于2018年在爱达荷州太阳谷举行的Allen&Co.会议上的一次偶遇。纳德拉对奥特曼非常感兴趣,而奥特曼也对纳德拉留下了深刻印象。奥特曼离开会议时确信微软是唯一一家拥有资本、算力并对人工智能有清晰理解的公司,可以与他的初创公司合作。 然而,尽管微软投资了130亿美元,却没有争取到OpenAI的董事会席位,也没有在OpenAI的治理中发挥太大作用,因为微软担心过大的影响力会引起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机构的注意。这使得微软暴露在OpenAI奇怪结构的风险之下。 奥特曼的公司最初是一家非营利性组织,其董事会的主要职责并非追求股东价值最大化,而是开发安全的人工智能,造福全人类。由于没有董事会席位,微软在OpenAI剧变中措手不及。该公司还容易受到两种情况的影响:一种是奥特曼离职创业并带走大部分员工,另一种是OpenAI董事会在没有征求最大投资者意见的情况下解雇奥特曼。第二种情况似乎不太可能发生,然而却突然变成了现实。 盖茨最初不看好投资OpenAI,建议完全收购 即使在OpenAI危机爆发之前,微软的投资也不被普遍看好。据知情人士透露,比尔·盖茨本人曾告诉高管,微软如果没有完全收购OpenAI,支持该公司没有任何意义。尽管盖茨后来改变了主意,但他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微软必须在OpenAI上取得微妙的平衡:保护投资,同时确保持股在50%以下,以避免监管陷阱。 虽然奥特曼重新回到了OpenAI,但微软的问题并未解决。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在重组后的OpenAI董事会中获得了一个席位,但微软没有。目前还不清楚纳德拉将如何确保这种情况不再发生。 要理解微软对未来的押注,需要先了解纳德拉的过去。纳德拉的父母在他的卧室里挂着卡尔·马克思和代表财富和繁荣的印度教女神的海报,但纳德拉最想挂的海报却是他最喜欢的板球运动员。他对板球非常痴迷,以至于在高中时,当他的父亲在国外工作时,他留在家里继续打球。当他申请微软的工作时,他甚至在简历上提到了板球。其他高管用棒球做类比,而他则用板球。 纳德拉在球场上的经历塑造了他的高管心态。他曾参加过一场令人难忘的比赛,对手是一支实力强大的球队,以至于纳德拉和他的朋友们都被吓到了。他们的教练不允许他们这样,而是鼓励他们说:“不要只是在远处观望,去参加比赛!”纳德拉至今仍能听到那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回荡,他写道:“这告诉我,你必须尊重你的竞争对手,但不要心存敬畏。去参加比赛吧!” 他确实这样做了。微软从2019年开始向OpenAI投入了30亿美元的资金。2022年底,这家初创公司发布了科技史上最火爆的产品ChatGPT,纳德拉亲自用它翻译了一首诗。2023年初,他又下了100亿美元的赌注,这帮助微软今年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增长速度超过了大多数公司。 当然,增长往往伴随着成长的烦恼。人工智能技术的开发成本极高,随着微软建立必要的计算基础设施,预计该公司的支出将飙升。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何时或是否能够通过增加新收入来弥补这些前期成本。有一些证据表明,个人和企业愿意为像GitHub Copilot这样的人工智能助手支付高价。然而,用于更大型软件产品的人工智能工具,如微软的办公套件Microsoft 365,仍处于早期阶段,企业每月支付30美元。微软的许多现有客户和新客户将需要为这一押注付出代价。 纳德拉寄希望于OpenAI的独立性,以带来既有利于微软又有利于人类的创新。然而,OpenAI不确定性表明,即使作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将未来外包给一家无法完全控制的初创公司也同样存在风险。 奥特曼上个月说:“我不会假装这是一段完美的关系。”但他将纳德拉视为朋友而不是敌人,并称他们在最重要的人工智能问题上“超级一致”。本月早些时候,当他们一起出现在OpenAI的首届开发者大会上时,纳德拉在奥特曼的热情介绍下顺利上台。 奥特曼当时问道:“微软是如何看待这种合作关系的?”纳德拉回应称:“我们爱你们!” 两人当时都没有预料到,接下来的事会让他们更加亲近。 至于与OpenAI骚乱同时进行的那场板球比赛,纳德拉的公司比他支持的球队度过了更好的一天:印度在主场失利。他祝贺澳大利亚队获胜,然后又开始工作,寻找自己的胜利。(小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