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封面人物|郝少林:用发明家思维做教育,学习也能让人上瘾

时间:03-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36

封面人物|郝少林:用发明家思维做教育,学习也能让人上瘾

本刊编辑部本文共9200字,阅读约需15分钟3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郝少林做过许多事:做工程师,他研发的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参与设计全市继续教育工作,做到了全省第一;组织教师培训,在七年里培训了十几万名老师;办学校,北京新学道教育集团已开办超过三十所分校。做教育直播,他三个月积累了数万活跃粉丝。抛开诸多荣誉、光环、头衔,郝少林最自豪的,还是创建了“学习力课程体系”。这套指向终身学习的课程,以发明家思维重构学习体系,已惠及数万名学生。他说:我一生只做了两件事,自己终身学习,劝人终身学习。——原文首发于《当代教育家》杂志202311期·封面人物北京新学道教育集团总校长、临川学校国际部校长 郝少林“父母在家庭教育中的影响力,不是权力,而是魅力。那您怎么做到有魅力?首先您做啥事都要靠谱,才能对孩子有公信力,才能说服孩子。如果您做一件事就成一件事,孩子对您的感觉肯定不一样……”“小学生写作要先学会用笔说话,从写‘烂作文’开始,不要求好,只要求写。写作文有三个层次,第一语言流畅,第二简洁,第三才是文采。孩子写不流畅,我们就不要求审题立意、好词好句。先把孩子的‘话匣子’打开,无比重要。”直播镜头前的郝少林侃侃而谈,慢条斯理地分享对教育的理解,以及具体的教学策略。屏幕的另一端,家长、老师们纷纷刷着弹幕,热烈响应。直播平台上,郝少林是拥有近五万活跃粉丝的教育主播,他每周播五天,每天讲三小时。开播三个月,郝少林已经俨然专业主播,直播小团队实现了收支平衡。屏幕之外,郝少林是北京新学道教育集团总校长、北京新学道临川学校国际部校长,十余年间,在国内先后创办了三十余所学校。为什么这样一位教育集团的掌门人,“跨界”做起了教育主播?郝少林说:“我是以‘发明家思维’来做教育的,我不做没有创新性的工作,教育理念传播需要创新。”让我们从他的成长经历聊起。“发明家”办学“学习本身是可以上瘾的,但为什么有人就没上瘾呢?”这个问题困扰了郝少林好多年。他也的确有理由困惑。学生时代,郝少林一直是班里的佼佼者,1988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无线电工程系,毕业分配到牡丹江一家国企,负责产品研发。在工厂里,郝少林自学编程和英语,研读国外技术资料,边学边做。为了吃透理论,改良程序,他经常熬夜甚至通宵做研究。在郝少林看来,学习是件让人着迷的、很有成就感的活动。工作第二年,他主持设计的液面回声仪投用,填补了国内空白;由于业务过硬,创新成果突出,郝少林25岁就当选技术副厂长。“搞发明其实挺简单——不会就去学,学了就试错,错了就改进。”郝少林后来称这种模式为“发明家思维”。带着这种发明家思维,郝少林参加公务员考试,考入牡丹江人事局继续教育中心,很快又做出了成绩。不到两年,牡丹江继续教育工作跃居全省第一。他又被调往新成立的市招商办,负责全市招商引资项目。春风得意之际,郝少林辞职了。因为他想搞明白“为什么有人不爱学习”。负责继续教育工作期间,郝少林接触到了各行各业的学员。来上课、培训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来刷学时、混职称的,对于学习本身毫无兴趣。随着女儿郝煜长大,郝少林也接触到了更多中小学生,发现许多人从小就没体验过学习的乐趣。他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能不能让更多人享受学习的快乐?”2003年,郝少林辞职进京,将发明家的触角伸向了基础教育界,希望找到让人快乐学习的密码。在中国教育学会中育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他开启了全国性的教育实验、教师培训。七年多的时间里,他先后主持了高效阅读、幼小衔接、学习力培养等多个课题实验,转化推广优秀的教学成果,培训了十多万名中小学教师。“那段时间我有两个发现,”郝少林说,“教育学是有客观规律的,我们的一系列创新,最终都是为了切近教育的本质。同时,教育也是项系统性工程,我们的创新常常受到教育之外的干扰,教师培训的效果难以持久。所以,与其零星地培训各地老师,不如办一所学校,系统性地推广我们的课程体系、办学模式。”郝少林是个坚定的行动派,很快开始考察场地,商谈办学细节,寻求支持。那时有人质疑他:“郝老师,您完全没有运营学校的经验,哪里来的勇气做校长呢?”郝少林微笑着解释:“我设计出国产液面回声仪之前,谁有做回声仪的经验?我在招商办工作时,市政府谁懂得招商细节?人类之所以能进步,靠的不是死守过去的经验,而是基于现有能力的创新创造。我们要做创新教育,就要有发明家的能力与勇气。”许多人仍不理解,但有一个人听进去了,他叫梁勇。梁勇25岁即获评省级教学能手,时任北京新英才学校执行校长,是教育改革的中坚力量,也是理想教育的追寻者。两人相见恨晚,梁校长支持郝少林创办一所新学校。2012年,北京顺义区新京华实验学校正式招生,发展迅猛,好评如潮。三年后,梁勇辞去原职,与郝少林共同创办北京新学道教育集团。今天,新学道已经生长为覆盖十多个省市,举办过三十余所学校的大型教育集团。郝少林“发明家办学”有何成功秘诀?新学道的“道”在何处?学习力课程:“怎么学”比“学什么”更重要北京新学道临川学校一角2015年,新学道在河南举办了全国现场会,广邀各地教育局长、校长观摩。小学生们展示了传统文化经典、新概念英语背诵,请来宾们参观学校日常的武术课程、数学建模课程。丰富的课程设计、扎实的学术含量,以及孩子们旺盛的精气神,引得嘉宾们赞叹不已。不过也有细心的校长发现:“怎么每场展示,都是这些学生啊?是不是你们精心选了几十个学生来表演的?”郝少林笑了:“这个校区刚刚创办不到一年,只有这么多学生。如果能背几千字经典诗文、记诵几十篇经典英语课文就算表演,那我们这儿人人都能表演。”此言一出,举座皆惊。还有一场特殊的“表演”,一位怯生生的孩子站在台上,为全体来宾展示《新概念英语》前两册的全部课文背诵。这位小张同学看似胆怯,可一旦进入文章中,立马神采飞扬,他邀请嘉宾任意抽查,口音纯正,背诵如流。后来,郝少林才解释单独安排小张展示的原因。这个男孩儿有一些社会交往障 碍,入学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极少跟老师同学沟通。但新学道的中英文经典课程,为小张打开了一扇窗,他颇具语言天赋,进展迅速,渐渐乐于展示自己的才华,由此交到了朋友,症状也逐渐改善。点亮小张的,当然不是两本《新概念英语》这么简单,背后是郝少林在北京新学道搭建起的“学习力课程体系”。学习能力是这套课程的核心。在多年的教育观察中,郝少林找到了“为什么有人不爱学习”的答案。他发现,厌学的关键原因不是兴趣不足、学习内容艰深、专注力不够,而是学习能力缺失。郝少林说:“学习能力就像游泳技术。蛙泳、仰泳、自由泳这些‘学科’不是关键,百米赛道或是横渡江河这些‘考场’也不重要,关键在于学生要真的会游泳。熟悉水性的孩子,不论是在中高考的游泳池里,还是在雅思、托福考试的池塘里,或是真实情境的江河湖海里,都能游得轻松自如。这就是我们希望培养的终身学习者。”郝少林把基本的学习能力分为“读、写、算、记”四大类,又用了十年时间,搭建起一套指向学习力的课程体系。从课程设置来看,学习力课程是基于国家课程的丰富发展。比如小学段,新学道的各小学上午学语数英、下午学音体美,每天额外开一节经典诵读课。每周至少三节武术课,加上晨练和大课间,学生每天运动量不少于90分钟。许多校区还将书法也纳入了必修课,另外还有丰富自由的社团课程作为补充。学习力课程在小学阶段,非常重视经典积累和功夫训练。小学生普遍每年能记诵一万字国学经典,六年下来阅读近千本人文、社科、自然科学类著作;英语则以《新概念英语》和原版绘本、名著贯穿始终。郝少林认为,阅读、记诵指向的海量输入、高效理解能力,对于启蒙阶段的孩子至关重要。所以他在小学阶段设计了大量游戏、活动和比赛,引导孩子们以轻松的心态完成“原始积累”,也给学习能力奠基。随着学段升高,课程中能力训练、知识建构的轨迹逐渐清晰,个性化教学比重也慢慢上升。笔者在北京临川学校国际部访谈时,中小学老师们表示:“我们从小学中段开始分两层教学,但实际上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进度。我们的课堂是培养思维的课堂,不是灌输考点的课堂。”数学老师高淑湘,一个人教整个初中部的数学。她能带学生两年“通关”初中数学,秘诀就在于重构课程。高淑湘把课程标准梳理成代数、几何、数形结合三条线索,每个部分都有内在的学习逻辑。在高淑湘看来,教材只是数学逻辑的载体,而非数学世界的全部。“我的课堂会给最慢的学生兜底,游刃有余的学生可以沿着课程线索深入。这种课程模式高度强调自主研究,学生会超越考试,超越记忆性的学习。在掌握数学世界规律的过程中,他们会收获巨大的成就感,享受学习的乐趣。”高淑湘说。这套课程还有逻辑自洽的评价体系。除了教、学、评一致的评价工具外,新学道还有更上位的“三比原则”——自己和自己比,这次和上次比,今天和昨天比。只要有进步,就值得称赞。“我们对老师强调‘高标准,低要求’。‘包教不包会’,学生没学会,谁也别着急,老师接着教、学生接着学就是了。”郝少林说。学习力课程培养出来的孩子,也许某次考试不理想,但一定能享受到学习的乐趣。有了学习力的支撑,取得成绩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初中转来的男生小郑,在传统学校,他早早被贴上了差生的标签,考不好,也不爱学。到北京新学道的前几周,他居然有点“不适应”——老师并不批评他学得慢,也不揪着他刷题,而是每天问他:“今天学得开心吗”?小郑起初还有点抗拒,但慢慢发现,如果不考虑刷题和考试,自己挺喜欢学习的,尤其是之前头痛的数学。而学习力课程又提供了自主学习的工具、路径,小郑找出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模式,发现自己“简直是个数学天才”,于是奋起直追。小郑的一位老师诚恳地说:“其实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天才,但世界上大多数事情也没到拼天赋的程度。对于每一位‘小郑’而言,相信天赋比拥有天赋更重要,如何学习比学到什么更重要。”好老师也是好“教练”“你教师生涯的高光时刻是什么?”新学道北京临川学校的“心力成长工作坊”上,主持人公海燕抛出问题。“带班以来,孩子们都挺喜欢我的,家长也非常信任我。”一位年轻老师说。“太令人佩服了!你觉得自己做对了哪些事情?”“我会跟孩子们交朋友,会及时、坦诚地与家长分享孩子的情况。有时与家长产生分歧,我也会如实地、温和地从专业角度给出建议。我还会……”“这些做法的本质是什么?”“本质?应该是我尊重孩子,尊重每个家庭吧?”“还有呢?尊重的背后是什么呢?”“我知道了!关键是经营一种良好的教育关系!”“那么,从你的角度看,建立好的教育关系应当遵循哪几点原则?”“心力成长工作坊”是北京新学道的教师发展探索。它从教育教学中的具体情境出发,带老师们回溯问题的本源,提炼系统性经验,再反哺教学实践。资深教师公海燕在主持工作坊时,常常从老师们的“高光时刻”或“至暗时刻”入手,通过一系列情感共鸣、追问与讨论,找到问题核心,再衍生出可操作的经验,惠及更多班级。比如有的老师观察到,家庭作业成为家庭矛盾、师生矛盾的导火索,而不是润滑剂,引发不少人共鸣。公海燕就引导大家通过阅读、研讨分析问题,尝试分层分类、针对学生的优势智能布置作业,由此衍生出一场“新学道作业革命”。就这样,在工作坊里,老师们的高光时刻、职业倦怠、精神内耗,都成了课题研究的种子,成了教师专业发展的新起点。郝少林办学以来,一直致力于培养“教练型教师”。他有过多年的中小学教师培训经验,对于如何批量生产学科考试专家再清楚不过。“如果说学生的核心素养是终身学习的能力,那么教师的核心素养,应该是培养终身学习者的能力,而非训练考试专家的能力。”郝少林说。温喆是临川学校国际部的小学课程负责人,也是2012年开始追随郝少林的第一批老师。她回忆,郝校长除了每天培训,还常常来各班听课教研指导,“比如某节课郝校长关注教学的有效性,就会标记我用于讲授的时间段,再拆开分析,哪一部分是低效教学,哪一部分是有效教学。他听其他学科、其他环节的课也是这样的,很少纠结学科知识的传授,更关注教学行为本身。”温喆说。在强调个性化教学、自主学习的学习力课程体系下,老师更像是“学习的教练”。在北京新学道工作六年的逯晓慧看来,自己首先是英语学习引导者,其次是学生成长的陪伴者,还承担了一点心理辅导员的工作,最后才是英文知识的传授者。在北京新学道国际部,英语从三年级开始分层教学,主要学习资源是《新概念英语》和英文原版书。老师要引导每个学生制定学习计划,再用过程管理表等工具分解任务。比如学新概念英语课文,学生自主听原版录音,背诵经典篇目,再完成个性化写作等自定任务。逯晓慧负责检查、纠正,观察学习过程,给予实时反馈,同时,她会定期组织英文舞台剧、演唱会等活动,每周开一节语法课,作为个性化学习的补充。“学生的很多能力不是我教会的,是他们自己学会的。”逯晓慧说。北京新学道集团各校区遍布全国,不论办学软硬件条件如何,不论当地教育生态如何,学生都能诵读上万字中西方文化经典,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与学习力,靠的就是这样的课程与教师发展体系。为什么培养“教育人”而非“教学科”的老师?郝少林的观点值得深思:“人类社会正在迎来一个易变的、不确定的、复杂的、模糊的时代,我们称之为‘乌卡时代(VUCA)’。未来人类所需的关键知识、技能难以预判。我们没法保证,今天给学生灌输的知识,他们二十年后还能够赖以为生;但我们可以将他们培养成终身学习者,让他们能够应对任何时代的变化。”为每个学生提供最适合的教育辩论赛开始前,阿坦看着身后空空荡荡的反方席位,一时间有点迷惘。阿坦是一位早慧的男生,他博览群书,学业极好;但不擅长也不喜欢社交,遇到需要组队的活动,往往陷入尴尬。转学到新学道的第一次辩论赛,由于种种原因,队友和其他同学都站到了阿坦对面。阿坦叹了口气,转过身,准备“舌战群儒”。这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原来郝少林也来观战了,他对阿坦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没有走向观众席,而是径直坐在了阿坦身后,担任唯一的支持者。阿坦正在大学备考研究生,回忆这段经历时,他说:“教育家就像鱼群里的大鱼,带着小鱼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我们在大鱼旁边游着游着,也就长大了。郝校长就是我的‘大鱼’,虽然他从没教过我具体的学科知识,但他教我以最大的善意对待别人。我刚到新学道时,一些举动虽无恶意,但大概让同伴们不舒服了。但郝校长从不批评指责,而是以无尽的爱护与陪伴,带着我不断往前游。”在郝少林的讲述中,他个人对阿坦的影响很有限,真正点亮这个孩子的,是新学道个性化的培育体系,以及学校的办学愿景——让每一个生命自由绽放。对于阿坦这样的学生,学校有丰富的学业挑战,他可以在学术的海洋中遨游,在深造的过程中结交朋友。对原本有些厌学的孩子,郝少林和新学道也能让他们肆意生长,灿烂绽放。小赵转到新学道临川学校国际部的前半个月,发现一个问题,老师们对他有问必答、关怀备至,可唯独不给他留作业。他思前想后,某天在餐厅拦住了郝少林:“校长啊,怎么只有我不用写作业啊?我……我有点心慌啊……”郝少林乐了:“不用写作业不是好事儿吗?要不这样,你愿意学点什么,就去试试看吧。”不留作业当然是郝少林的叮嘱。小赵家在外省,生活优渥,姐姐尤其优秀。全家人对这个小儿子期望极高,给他的压力也极大。小赵一番努力没达到姐姐的高度,开始厌学。但转学到新学道后,他发现没人拿他跟姐姐比、跟同学比了。在自由宽松的环境下,小赵决定听郝校长的,“找点事干”。几周后的《新概念英语》诵读活动上,小赵登台背诵了一篇长文,口音地道,表达流畅,技惊四座。郝少林专门找到小赵:“以你的入学英文水平,背到现在这个程度,估计要听一百多遍原版录音吧?”“我听了三百多遍!”小赵昂着头,得意地看着郝少林。“那时我就确信,小赵的精气神回来了。”郝少林说。后来小赵转学回乡参加中高考,但在新学道养成的学习力和“心气儿”从未放下。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后,他也一直跟郝少林和老师们保持着联系,还利用假期参加新学道举办的夏令营,担任志愿者。新学道成了他“翻转人生”的契机,也成了他成长的起点。像阿坦和小赵这样的学生,新学道集团内还有很多。这当然不是因为学校格外欢迎“特殊学生”,而是因为在“让每个生命自由绽放”的视角下,每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都能得到尊重与呵护。生命绽放的个性化成长故事背后,是学习力课程体系,它可以为学生成长提供普适性的支持。而这个系统的最深处,则是郝少林埋下的两粒种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郝少林的大女儿郝煜,曾先后在剑桥大学、哈佛大学、牛津大学攻读本硕博学位。与名校的同学们谈起理想时,郝煜发现,多数人的答案是“找个好工作,先赚一段时间钱再说”,这种想法在中国留学生中尤为普遍。而郝煜的理想一直很清晰:“做中外教育沟通的桥梁,为中国教育奉献一份力量。”在申请牛津大学的博士之前,郝煜还在国内教过中学物理,可谓知行合一。郝少林曾问她:“为什么你的方向感如此明确,极少迷茫、困惑?”郝煜想了想:“可能与我读过的书、走过的路有关吧。”郝少林曾长期观察中小学教育,也关注过许多私塾性质的创新学校,还曾与北大心理系教授徐凯文对谈,最终他发现:“在这个后工业化社会,青少年厌学、抑郁、缺乏意义感与目标感,是个普遍性问题。很多家境殷实、学业有成的学生,也同样会陷入虚无与倦怠。我想,优秀传统文化能带给他们滋养,也给年轻人们一个生命的答案。”新学道还有扎实的研学、支教课程。在北京临川学校国际部,高中段的学生仍然有研学、考察的日程。学校商定目的地后,学生们要自己规划全部行程。新冠疫情前那届毕业生,独立设计了洛阳、西安、河西走廊的全部日程,包括前期做学术储备、预约导游和景点,抵达后拜访或邀请高校专家指导。十二年级老师尹淑芝发现,与参观名胜古迹相比,学生们更关注真实的生活、具体的人。他们深入云南、广西的村镇学校,为弟弟妹妹们分享数学建模、英文学习的经历,以种土豆、卖土豆为出发点,为当地孩子讲解经济学的基本模型。尹淑芝说:“学生们在真实情境中表达观点、解决问题,这样的能力锻炼固然重要。但我觉得,这些旅行更可贵的是,他们看到了千姿百态的生活方式,意识到了知识能为他人带来怎样的影响,也找到了生活、学习的意义。”家校合育:左手学习力,右手成长力小学家长进课堂“孩子将来不可能像老师、像校长,他(她)只会像自己的爹妈。”“为孩子赋能最多的是家长,而不是老师统一的表扬。因为只有家长最了解孩子,知道如何给孩子影响。”“只关注吃喝玩乐的家庭,培养不出优秀的孩子。尤其对中等生而言,如果父母热衷于吃喝玩乐,那么孩子逆袭的概率就更低了。”面对家长朋友们,郝少林总能金句频出,引人深思。十几年来,郝少林一直在探索针对家长的分享、演讲乃至系统培训。郝少林直接管理的北京新学道临川学校国际部,由于教育生态包容开放,社会美誉度颇高,经常接到一些“特殊学生”家长的求助。郝少林坚持面试每一个家庭,长期接触下来,他发现所谓的特殊学生背后,往往是需要帮助的父母。有些时候,孩子好不容易在学校建立起自信心、内驱力,一回家又被父母的焦虑、高压管控“打回原形”。但郝少林从不责备家长:“没有人天生懂得如何做父母。我们可以为家长朋友赋能,让他们成为更好的父母。”2020年,郝少林牵头成立了新学道家庭教育研究院。在北京临川学校,他每个月为家长办一场讲座,分享家庭教育常见的问题,以及自己的养育心得。但郝少林渐渐发现,约见家长产生的影响不可持续,“对于有些家庭,聊一次最多管三天。”加上新冠疫情影响,线下交流时断时续,郝少林决定把家校合育走向深入,带老师们开发了一系列家庭教育课程。为期21天的“学习力亲子营”,让许多家长深受触动。郝少林带老师们轮番线上授课,带孩子与家长一起培养阅读、写作、计算、记忆能力。亲子营的口号是:父母好好学习,孩子天天向上。郝少林设计了一系列指向“读写算记”的游戏,邀请亲子共同挑战。不强制参加,不批评任何家长和孩子,只阶段性表扬出色的家长。曾分管家庭教育研究院的公海燕发现,很多名校毕业的家长,居然在扑克牌速算、注意力表格、书写马拉松等活动中“翻了车”,然后半开玩笑地跟老师感叹:“原来我家孩子的注意力、记忆力没那么差嘛!”“如果我跟孩子一起上小学,还真不一定比他强。”公海燕说:“很多选择新学道的家长,都是学业、事业上的成功者。他们取得一系列成就之后,就很容易轻视孩子的学业挑战。过去有些家长把‘你怎么连这个都不会’‘这有什么难的’挂在嘴边,跟孩子沟通越多,彼此就越焦虑。而学习力亲子营既锻炼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又给了家长亲近孩子,理解孩子,重新审视孩子的机会。这对于重塑亲子关系、改善家庭学习氛围至关重要。”除了强调陪伴的学习力亲子营,郝少林和家庭教育研究院温志刚院长先后开发了情绪管理、亲子沟通等家庭教育课程,为家长提供全方位支持。2023年,郝少林还鼓励老师们开办了“数学自学、创意读写亲子营”。在老师的引导下,家长带孩子讲题、读书、写作。数学自学、语文读写这类学科技能只是一个小切口,却能带给父母全新的观察视角。老师会定期组织家长交流会,请家长朋友分享孩子的成长细节。为了在交流会上言之有物,很多家长第一次沉浸式观察孩子的学科表现。有些过去唠叨着“怎么这都学不会”的爸妈,开始感叹“我孩子真行!只是我之前没发现而已”。还有的家长由此燃起了学习热情,开始陪孩子一起读书……这也是郝少林关注家庭教育的初心。他认为,培养有学习力的孩子,离不开有“成长力”的父母。“我们的出发点是提升家长的家庭教育能力。但实践中我们发现,最好的家庭教育方法是言传身教。父母想培养终身学习的孩子,最好的办法是自己终身学习。希望新学道能为他们搭建起终身学习的平台。”一生只做两件事郝少林大女儿郝煜剑桥大学毕业典礼,全家合影留念2023年秋天,郝少林专程前往直播产业成熟的杭州,组建了一支直播团队。他几乎是从头学起,一点点成长为专业主播——每晚开播,讲到深夜;次日白天准备直播内容,录制父母认知觉醒必修课。直播内容来自办学经验和海量阅读,他坚持“不讲套话”,不煽动情绪,只输出干货。只用了两个月时间,就从一名新手主播成长为拥有几万活跃粉丝的直播大咖。接受最后一场采访前,郝少林刚刚结束直播,从“教育主播”切换到集团校长模式,又跟笔者团队畅聊两个小时,妙语连珠,中气十足。谈起做直播的初衷,郝少林说,新冠疫情期间上网课,他见识到了新技术对教育的巨大影响。后疫情时代,他决定以直播的方式做教育传播,为家长建立家庭教育的底层逻辑,培养终身学习者,目标是“十年影响一百万个家庭”。“不论是研发产品,还是做培训、办学校,到今天的做直播,底层逻辑都是一样的,不会就去学,学了就试错,错了就改进。钱穆先生一生只做两件事:自己读论语,劝人读论语。其实我几十年里也只做了两件事:自己终身学习,劝人终身学习。”郝少林笑语盈盈,眼中光芒闪烁,这是发明家的光芒,是教育家的光芒,也是终身学习者的光芒。并转发给更多人看哦~因为微信公众号改革了推送机制如果不常点开则会晚收到我们的推送我们想产出更有价值的文章请关注并星标“当代教育家传媒”不再失联点击下方查看往期精彩好文↓ ↓ ↓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